主页 > www.818658.com >

新闻排行

最新新闻

你绝对没想到浙江的地名好听到哭

发布日期:2019-09-12 10:35   来源:未知   阅读:

  浙江不仅历史悠久,文化灿烂,且风景优美,许多县市的地名都很富有诗意,容易被人巧妙连缀起来,成为不可多得的地名佳联。

  地名是人们赋予某一特定空间位置上自然或人文地理实体的专有名称。地名命名的意义通常认为是地名的字面所表达的含义,它是人们为地命名时的着眼点,或者叫命名的因由或理据。其具有社会性,民族性,时代性,地域性的特性。

  许多省份的地名很有乡土味。比如北方的铁岭,大庆名字属于简单直接;而在东北一些小地方的命名如韭菜房,蛤蟆礁,耗子岛就是完全想到什么就是什么了。纵使是都城北京也是带有北方乡土风格的命名,如三里屯,东直门。当然也有出彩的地名,如百花深处,伊春。

  相对来说,南方的地名普遍多一些韵味。福建有霞浦、云霄、仙游;广东有云浮、清远、珠海;江苏有姑苏、秦淮、扬州。

  但总归没有一处地方像浙江,可以找出一串似仙居、龙游、慈溪、兰亭、玲珑、墨林、甘霖、碧莲、玉环、雁荡、夏履、瞻岐的地名。

  人文荟萃的浙江,历来是东南形胜、江南清丽之地。这么美的地方,地名也是极尽诗意、韵味无穷的。

  “仙居天台云和月,龙游丽水玉环山”,里面包含了浙江6个县名仙居,天台,云和,龙游,丽水和玉环。

  “留下枫桥画溪晚,分水泽国雁荡南”,里面包含了浙江的6个镇名留下,枫桥,画溪,分水,泽国,雁荡。

  冯骥才先生在《地名的意义》中写道:“地名是一个地域文化的载体,一种特定的文化象征,一种牵动乡土情怀的称谓。”那作为典型的江南水乡的浙江,是传承了怎样的文化,烙刻了多少过往的象征,来演绎这些飘逸又绝美的情怀?

  浙江地区历史悠久,文化灿烂,是中国古代文明的发祥地之一。有距今7000年的河姆渡文化、距今6000年的马家浜文化和距今5000年的良渚文化。

  春秋时浙江分属吴、越两国。秦朝在浙江设会稽郡。三国时富阳人孙权建立吴国。唐朝时浙江先后属江南东道、两浙道,渐成省级建制的雏形。五代十国时临安人钱镠建立吴越国。

  元代时浙江属江浙行中书省。明初改元制为浙江承宣布政使司,辖11府,省界区域基本定型。清康熙初年改为浙江省,建制至此确定。

  历史原因最大的影响对象就是各个大市。浙江包含十一个地级市,省辖杭州、宁波、温州、绍兴、湖州、嘉兴、金华、衢州、舟山、台州、丽水。

  各市历史均由来已久,早如宁波的历史可上溯到7000年以前,晚如衢州也有逾千年的历史。许多地名均在早期的历史中已被确立。

  浙江的历史由来已久,而历史往往造就风波。浙江在古时为“为江淮之藩屏,东南之冲要”,在全国具非常重要的战略地理意义。

  最为典型的是春秋战国时期,彼时湖州地属勾吴,为“三吴”之一,而越国都城早先设于诸暨,后其子勾践迁都会稽。诸暨史称’禹至大越,上苗山大集诸侯’,‘诸侯,及也’,故为诸暨。

  有意思的是,诸暨为越国古都早于绍兴,诸暨为都时,绍兴为诸暨属地。而今诸暨辖管于绍兴市。而后世,南宋高宗赵构取“绍奕世之宏休,兴百年之丕绪”之意,于建炎五年改元绍兴,升越州为绍兴府。

  在古时,战乱与天灾易使百姓苦不堪言,也使统治阶级惴惴不安,于是很多地名便蕴含了对家国安定的期许。宁波出自朱元璋“海定则波宁”之义,一方面避国号讳,一方面祈愿海事平安,故将明州府改称宁波府。

  德清在三国魏晋时期分别被名为‘永安’,‘永康’,代表了战乱时代对于和平安康的祈愿。后又在和平时期改为德清,寓意‘人有德行,如水至清’。

  浙江地处东部沿海最东端长江三角洲南翼,山地广泛,水网纵横,有“七山一水两分田”之说。

  浙江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气温适中,四季分明,光照充足,雨量充沛,因此树种资源丰富。地理和气候共同造就了浙江秀丽的乡土特征。

  浙江多山多水。山水相辅,一静一动。浙江的地形使得山水虽不巍峨壮丽,但却灵性十足。 天台和雁荡之名便出得于著名的天台山和雁荡山。

  而浙江最著名的水系则为钱塘江,也称“浙江”。浙江省会杭州古名颇多,有临安,余杭等称谓,但本土影响最深的还是钱塘一名。

  浙江山地范围大且地势普遍不高,所以与山相关的地名也较为内敛,如杭州的石林,温州的碧山。

  浙江是江南水乡的代表地区,水资源丰富,有些地方便用水多的特征来命名,如台州的泽国,抑或湖州的水口,杭州的湖源。有些地方山水都是充裕,那就叫个江山,秀丽又霸气。

  另一方面,浙江的植被资源非常丰富。四季分明的气候加上多样的地理条件造就了浙江多彩的植被景观。但植被资源的影响力并不如山水等自然资源的大,因此以自然植物命名的地名不算普遍。同时一般也以桃花,枫,竹等多被歌咏的意向为主,如舟山的桃花镇,绍兴的枫桥镇。

  浙江各地好听的地名很多蕴含着人文典故。那些或是无心的只言,或是感念的颂语,把那原本仅存于历史的温柔传成了千年的风雅。

  宋高宗(赵构)一句“西溪且留下”,将留下这块美丽的地方留住了千年。曾经“三桥柳陌”和“两岸花街”都是西溪胜景。居民们几乎家家户户种花,花香绵延三四里。当然,虽有考证此留下为休息下的意思,但阴差阳错的诗意不是更胜于有意为之吗?

  十里琅珰原是古时候货郎挑担从钱塘江边道龙井、灵隐的近路,因为货担上发布叮铃当啷之声而得名,路途有近十里,因此叫“十里琅珰。

  据《吴越春秋》载,公元前21世纪,大禹治水“冠挂不顾,履遗不蹑”就发生于此。后人感念其功,建桥以志,命名“夏履桥”,地因桥名。

  相传春秋时越王勾践曾在此植兰,汉时设驿亭,故名兰亭。后世东晋著名书法家王羲之携友于此地曲水流觞,书下一篇旷世佳作《兰亭集序》。兰亭也因此名垂千古。

  北宋年间,因滨溪遂称浔溪;南宋理宗时文献记载“南林一聚落,而耕桑之富,甲于浙右”,由于浔溪之南商贾云集,屋宇林立,遂称南林;后取南林、浔溪两名之首字,称南浔。

  《郡县释名》浙江卷下:“旧志:邑东南三十里有括苍洞,在栝苍山之间。按尘外记,栝苍成德隐元之天,盖第十洞天,列仙所居,在台之安乐,即仙居旧邑也。”仙居之名以此。

  但在今天无论南北地名,均面临着被更改的命运。如杭州以前叫做临安,多么秀气;南京以前叫做金陵,多么霸气。而在北边,汝南被改为驻马店;兰陵也被叫成了枣庄。

  作为一份历史的印记,一个地域的象征,地名也应该被重视而不是被轻描淡写得改去。更为严重的是地方政府随意更改地名,折腾历史文化,把原本包含深意的地名替换。

  如安徽徽州为了突出旅游特色,把名字变成了黄山,从此《牡丹亭》的作者、明代文学家汤显祖的那句“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没了着落。

  贵州仁怀市为了突出当地产业,曾审批改名为“茅台市”,一家企业取代了一个地区过往的篇章。错综复杂的因素让很多地方对于更改地名很是狂热,是非功过自有不同的声音。但这些土地承载的文化,流传的记忆,可能给留恋它的人,换个三两酒钱?